公歷:

俄本加:疫情中的“紅色”擔當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給青海省宗教領域的疫情防控工作帶來了巨大挑戰。在此期間,各級統戰宗教工作部門、基層宗教工作干部、駐寺干部主動擔當,注重團結帶領宗教界代表人士發揮積極作用,建立聯防聯控體系,在守好宗教活動場所的防疫戰線中譜寫了一首首感人的篇章。其中,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縣縣委統戰部副部長、縣民宗局局長俄本加同志,因手術未愈就沖鋒在防疫一線、晝夜奔波身體透支,突發腦溢血差點犧牲, 他以奉獻體現黨性,充分彰顯了基層宗教工作干部舍己為民的精神,是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的宗教工作干部的典范。


俄本加(左二)在寺廟宣傳政策。完瑪冷智提供

  義無反顧奔赴防疫戰線

  俄本加是土生土長的同德人,大學畢業后也一直在同德縣工作,跟許多高海拔地區的干部一樣,由于生存環境嚴酷和長期超負荷工作,他也落下了一身病。2019年7月,俄本加感覺頸部不適去醫院,發現喉部病情較重,在青海省人民醫院做了扁桃體摘除手術。出院后,他急忙趕回單位把春節前后的工作梳理妥當,周密安排冬春寺廟相關工作,之后才安心回到家中休息,準備調養身體。

  然而,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俄本加的養病計劃。聽說新冠肺炎能夠“人傳人”,俄本加最先想到的是寺廟的疫情防控:縣里寺廟和僧尼這么多,春節藏歷新年又是寺廟舉辦年度重要法會集中的時期,人員往來頻繁,外來人員多,一旦控制不好定會造成疫情的蔓延,后果不堪設想。

  1月25日,大年初一,放不下工作的俄本加心急如焚,第一時間就向同德縣委領導主動請戰,要求到寺廟疫情防控一線。他拖著尚未恢復的虛弱身體,拿著公文包和洗漱用品,立即出門趕赴距離共和縣城(俄本加家庭所在地)256公里外的同德縣,在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中逆行而上。一路上,他電話通知宗教局的同事們盡快到崗集合,共同抗疫。

  同德是俄本加拋灑熱血的家鄉和長期工作的地方。縣里有藏傳佛教寺廟19座、僧尼2880人,多分布在大山深處;雖然多數僧人留守在寺中,但節前外出和陸續來寺的人也不少,加之偏遠地區防疫條件有限、防疫知識不足,防控意識差,形勢較為嚴峻。此外,按照慣例,各鄉村及社區冬閑后會舉行傳統的年度誦經聚會活動,以前這類活動沒有納入宗教活動管理,村民在本社區范圍自行組織安排,但在疫情日趨緊張的情況下,如果放任不管,可能會成為防疫最大的漏洞。

  俄本加在縣委縣政府的統一指揮下,一回到工作崗位就主持召開會議,通報有關情況:安排部署民族宗教領域疫情防控工作,集體分析研判疫情防控面臨的困難和問題,帶頭研究制定民族宗教領域疫情防控應急處置方案。

  縣里決定,結合牧區實際,宗教領域的疫情防控要突出外防輸入、內保穩定,包片包寺督導、網格化管理,設立出入寺登記點和外來人員勸返點,執行24小時值班和“日報告”“零報告”制度,做好風險隱患排查、摸排登記、體溫檢測、預警防控、值班值守等各項工作;突出返青回寺僧尼和外來流動人員兩個防疫監管重點,不漏一寺一人,開展拉網式排查,分類掌握在寺人員、外出人員、回寺人員等,逐寺、逐舍、逐人登記造冊、建檔立卡,杜絕群眾聚集活動,控制傳染源、阻斷傳播途徑,保護易感染人群。

  在布置具體工作時,俄本加一再強調要把防疫工作落實、做細。奔赴寺廟之前,他還不忘叮囑大家:“基層統戰工作、宗教工作,是黨的基層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黨的統戰工作是群眾工作,宗教工作本質上也是群眾工作,關鍵在凝心聚力。”

  “到一線指揮才靠譜”

  同事們紛紛出發后,俄本加作為局領導值守。不久,就接到了一名駐寺干部的電話,請示說,“我們寺里排查到了兩名從省第四人民醫院返縣的僧人,不清楚是否患病,需不需要進行登記?”俄本加知道,青海省第四人民醫院是專業傳染病醫院,這個情況容不得一絲馬虎。掛斷電話的那一刻,向來認真嚴謹的俄本加立即開展工作,馬上聯系寺院值守干部找到這兩位僧人,立即領到指定醫院做檢查。在確定沒有任何異樣后,才安心地將兩名僧人送回寺廟。

  第一天就碰到這么棘手的事情,不知接下來還會出現什么狀況。一想到全縣內外形勢,俄本加再也顧不上休息,與縣委領導一起分片分寺,組織人員馬不停蹄地深入到全縣各大寺院疫情防控摸排當中,奔波在各個寺廟和村社之間。了解俄本加身體情況的同事,好心勸他坐鎮辦公室指揮,卻被俄本加毅然回絕了:“疫情防控事關每個人的生命和健康,我只有在一線才放心,只有到一線指揮才靠譜!”

  重返一線后,不分晝夜,俄本加每天要打幾十個電話詳細核實情況, 督促落實“雙暫停”事項,傳達有關疫情防控的決策部署,每一項工作都毫不含糊。去外地回家過節的僧人具體去了哪里?有多少返鄉僧人?分別在哪兒過節?每一個情況俄本加都排查得很仔細、掌握得很清楚,避免出現疫情防控和社會穩定疊加的雙重問題。

  同德縣的大部分寺廟都在山上。有好幾次俄本加在檢查點勸返外來人員和朝拜信教群眾時都趕上雨雪天氣,山上的冷風吹得腦門疼,回到宿舍洗完臉都會感覺臉上皮膚像被火烤過。“我們偶爾還會輪換著去烤烤火,但是局長上車看文件,下車后在檢查點督導工作,根本沒有時間休息。”同事才旦卓瑪說。

  在疫情防控最嚴峻的幾天里,縣委統戰部、縣宗教局的全體領導和干部一起,組織駐寺干部和寺廟僧職人員開展政策宣傳和疫情防控督查,進寺入舍排查登記,詳細掌握全縣各寺院返鄉和外出過節僧侶的具體信息,分析研判疫情防控和寺院相關工作有可能出現的各類隱患,協調解決寺院防疫物資短缺的問題。俄本加也是每天要前往三四個寺院進行督查。春節期間,同德縣暫停各類佛事活動累計達107場次,暫停民間宗教活動45場次,涉及群眾3.6萬人;開展督察巡查9次,累計勸返擬進寺信教群眾7222 人;累計排查外出返回僧人60名。

  在一批像俄本加這樣的基層統戰宗教工作干部的傾力投入下,疫情突發后,青海省宗教領域未發生一起違規宗教聚會,未發生一起宗教活動引發的感染事件,青海省5.7萬名宗教教職人員無一人感染新冠肺炎,宗教界沒有出現借疫情造謠滋事的現象。

  寧可身體透支不讓工作欠賬

  有人說,黨員的先進性,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平時看得出、關鍵時刻站得出、危難時刻豁得出。疫情防控期間,同德縣統戰、民宗部門干部的腳踏遍了每一座寺廟,各寺廟每天都有人駐守或督導。俄本加身先士卒、沖在一線,視工作為生命,帶病堅守崗位,與僧俗群眾面對面工作,排查疫情、宣傳防護、維護穩定;他先后深入3個鄉鎮、12座寺院、4個道口卡點,開展疫情防控督導檢查,帶領黨員干部到僧人家中排查登記,解決涉及寺院疫情防控的隱患,協調解決寺院防疫物資緊張的問題。

  1月31日大年初七,俄本加準備去這一輪疫情檢查的最后一站——石藏寺。石藏寺是海南全州最大規模的一座學經型寺院,人員眾多,一半多僧人屬于黃南藏族自治州,且距離同德縣城66公里,是防控的重點。這最重要的一站檢查結束后,就可以休息半天了。但是,沒想到,出發前下樓梯時,俄本加突發腦溢血,暈倒在了樓梯上,幸好準備同行的同事就在現場,立即將其送至同德縣人民醫院。

  術后缺乏休養、身體虛弱的俄本加日夜兼程、連續奔波在偏遠分散的寺廟防控前沿,終因勞累過度病倒了。在幾度昏迷期間,他仍放不下工作,總是念叨著工作上的事情。第一次清醒有點意識時他的第一句話是:“我還要和東知加書記去石藏寺檢查疫情防控工作呢,東書記還在等著我呢。”轉至省會搶救期間,腦部二次出血,他在昏迷中下意識顫顫細語:“丁縣長今天還召集我們開疫情防控指揮部研判分析會呢。”好在經青海省紅十字醫院搶救,俄本加最終脫離生命危險。

  彰顯共產黨員的本色和初心

  俄本加一直默默在基層付出。1993年從海南州民族師范學校畢業的他成為巴水鄉尕群寄校的一名教師;2007年俄本加任同德縣秀麻鄉江群寄校校長;2011年被調任同德縣尕巴松多鎮任黨委副書記;2018年擔任同德縣民宗局局長。從老師到書記,從寺管會副主任到民宗局局長,他養成了守時務實的工作習慣。他每周都會深入牧戶、僧舍、寺院、村社了解情況、梳理問題、查找癥結,把切實為基層群眾辦實事、辦好事作為工作的主要著力點,提出解決辦法,宣傳黨的民族宗教政策,調解各類矛盾糾紛,以身作則抓好宗教領域的和諧穩定,每一項工作他都銘記在心,贏得了群眾的信賴和認可。

  俄本加是山里長大的漢子,有大山般的堅韌和定力,不怕風雨。他時刻不忘肩上的責任,堅持抓疫情防控和寺廟穩定兩不誤,在寺廟和諧穩定工作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中,用自己最樸實無華的責任擔當詮釋了一名黨員干部應有的初心、本色。

  青海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公保扎西稱贊他:“俄本加同志一貫對工作認真負責,事業心較強烈,擔當精神濃厚”“俄本加是全省統戰民宗系統的先進典型”。

  3月18日,青海省委統戰部、省民宗委發出《關于向俄本加同志學習的決定》,號召全省統一戰線和民族宗教系統全體黨員干部,向戰斗在疫情防控斗爭一線的俄本加同志學習,發揚以俄本加為代表的青海省涉藏州宗教工作干部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擔當責任、連續作戰、艱苦奮戰的敬業精神和優良作風,進一步推動青海省涉藏州及寺廟和諧穩定。這個決定在青海省統戰民宗系統引起了熱議,受到了社會各界的廣泛好評。(文/完瑪冷智)

聯系我們 | 電子刊

主辦:中國西藏雜志社  編輯出版:中國西藏雜志社

地址:中國 北京 府右街135號   郵政編碼:100031

中文部:010-58336050/58336082/58335511/58335518

藏文部:010-59512450/58335517/58336006

英文部:010-58336070/58335683

版權所有 中國西藏雜志社 京ICP備17049894號

E-mail:zgxizang@163.com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本網站內容

日本真人做人爱456-怡红院大香蕉久网址-图图资源最懂你2019-www.奇米.com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